遇難人質卡特裡娜·道森(左)和托里·約翰遜
  當地時間15日早上,澳大利亞悉尼發生震驚全球的人質劫持事件。16日凌晨,在警方和劫持者的交火中,人質事件以三死數傷落幕。兩名不幸死亡的人質是咖啡館經理托里·約翰遜和商界女律師卡特裡娜·道森,而他們都是為了保護他人而遭遇不幸,令生還者和民眾感恩欽佩和不勝唏噓。
  他拼命去奪槍手手中的槍
  當地時間16日凌晨2點,在挾持人質與警方對峙近17個小時後,槍手莫尼斯開始打盹。被挾持的34歲咖啡館經理托里·約翰遜決定採取行動,試圖搶下莫尼斯的槍,使其他人質能趁機逃跑。他撲向莫尼斯,兩人扭打作一團。衝突中,槍聲響起,迫使警方立即展開強行解救行動。最終,大部分人質獲救,約翰遜卻因中彈當場死亡。
  約翰遜奮不顧身的英勇行為受到人們的稱贊,他令其他受困的人質得以逃脫,因此被稱為“民族英雄”。警方稱:“感謝約翰遜的勇敢,槍聲響起後,我們決定立刻攻堅。我們當時相信,如果不進入咖啡館,將會有更多人喪命。”
  據當地媒體報道,約翰遜從2012年開始就在咖啡館工作。曾與他共事6年的同事彼特形容,“約翰遜總是為人設想,他很有領導魅力,與所有同事都相處得很好。他是非常無私的人,總是以他人為先,往往把自己放在第二位。”
  她用身體護住懷孕女同事
  另一名遇害人質是38歲的卡特裡娜·道森。她是一名商業律師,辦公室位於這家咖啡館對面。她當時陪同懷孕16周女同事朱莉到咖啡館買咖啡,不料遇上挾持事件。警匪槍戰時,道森眼見子彈橫飛,她奮不顧身地以身體保護朱莉而中槍,在送醫急救途中不幸身亡。但警察未說明她是遭槍手射殺或是在攻堅中被警察誤傷身亡。
  道森在當地被視為商業律師的“明日之星”,她在1994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大學,曾就讀於悉尼大學法學院,並獲得了新南威爾士大學法學碩士學位。她於2005年開始從事法庭工作,專精商業、破產和公司法。道森的丈夫也是悉尼的頂尖律師,他們有三個孩子,分別為3歲、5歲和8歲。
  華商報綜合報道袁金會
  >>動態
   澳總理:劫持事件是與恐怖主義“遭遇戰”
  16日早間,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發表講話,稱劫持事件是澳大利亞與恐怖主義的一次“遭遇戰”。他對兩名無辜人質死亡表示哀悼,並下令所有聯邦政府機構當日下半旗誌哀。阿博特表示,澳大利亞警方對劫持者曼·哈龍·莫尼斯很熟悉,“他有長時間暴力犯罪的歷史,具有極端主義思想,精神上不穩定”。阿博特就此指出:“很不幸,在我們的社會裡確實有一些人卷入有政治目的的暴力事件。馬丁廣場事件顯示,我們已做好準備,以專業的方式、以法律所賦予的所有力量來對付這些人。”
  阿博特本人當天下午抵達悉尼瞭解更多情況,他說,政府將徹底檢視此次劫持事件,並總結教訓。當天,許多悉尼民眾在位於悉尼市中心的馬丁廣場自發悼念遇難者。阿博特本人特意獻上一束白色的鮮花,其夫人也獻上了一束紅色鮮花。
  另據報道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16日表示,中方對悉尼人質劫持事件的無辜遇害者表示哀悼。
  >>質疑
  不完美解救 專家分析澳警方強攻
  持續近17小時的解救行動造成人質傷亡,澳警方的行動方式也引發了外媒關註。在16日的記者會上,當有媒體問道,警方是否因為看到或聽到咖啡館內發生的情況才決定強攻時,南威爾士州副警察總長伯恩回答:“聽到幾聲槍聲,於是啟動緊急行動計劃”。
  對此,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國際安全問題專家滕建群認為,澳大利亞長期處於和平狀態,很少發生類似的傷人事件。澳警方在這次處理過程中儘管試圖用談判等和平處理的方式解決問題,但是其中長時間觀望的態度還是透露出了其應對類似恐怖襲擊問題的不充分準備。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偉認為,“獨狼”式的恐怖綁架人質事件里,可能會有高度緊張後精神鬆懈和對整體控制能力較弱的時候出現,這也是警方長期等待後的突破機會。
  李偉指出,何時發動強攻則有兩大指標,一個是當劫持者開始動手試圖傷害人質的情況下,警方可以採取武力解救;第二個是在警方有萬全的準備情況下,可以發動武力解救。然而結果出乎人們的想象,“因為只有一名劫持者,而發動攻擊時間是凌晨2時20分,從時間節點上,這個時段是人的生理和心理最脆弱的時候,在這樣的情況下,仍然導致了2名人質死亡和4人受傷,並不應該出現,這本身也應該成為未來澳特種部隊要汲取的教訓。”李偉說。
  據新華社、《法制晚報》等
  (原標題:咖啡館經理和女律師為救人而死(圖))
創作者介紹

說謊

nadsnplrx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